攫取快乐

早就觉得自己笑的少了,笑不出来了,诸多搞笑元素已经无法产生足够强的神经脉冲刺激脸部肌肉了。究其原因,除本少一向冷血,再勉强算个小有点压力之外,就是当今搞笑成分见太多了,也太滥了,让人麻木。就像全世界的笑话你都读过了,人家讲了一个,你还笑得起来么?答案是笑得起来,因为要给讲的人一点面子。

所谓多元化、信息化社会,使得笑料的传播也一日千里起来。想想十几年前,谁知道A国有个西红柿节,B国有个背媳妇日?现在我知道,看新闻看的呗。传统的笑料早就贬值过期了,报纸、杂志、甚至短信的笑话都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即将沦为文化糟粕。只不过,现代人的创新能力实属强悍:周星驰的无哩头,吴宗宪的搞怪,后舍男生的另类口型秀,胡戈的恶搞视频剪辑……笑料迭出。正面讲,缓解了当代人的心理压力,满足了人的猎奇欲望;反面讲,人们对笑越来越麻木,想逗我笑,哼,没那么容易!春晚难办年年办,难在哪儿呢?也许就难在新鲜过后的麻木矣。

可喜可贺的是,我一学生,想乐呵下比较easy。当老师点名把“石嵩”念成“石高”的时候,我就笑得蛮high,所有人也都笑得蛮high,只是那位老兄不乐意,我先道个歉。这笑,是给自己开心的,不是笑给谁看的,这种笑也挺多,同学间,朋友间,开心自然,自然开心。我只是觉得这种笑比另外一种开心要好许多,哪种呢?就是我也追求过的来自虚无的刺激,比如CS的牛B爽,WOW的极品橙……这开心只是对郁闷的摆脱和征服而已,把开心建立其上也挺悲哀的。不过,想远点,我们进入社会了,和同学不在一起了,要养活自己了,估计也只好把自己埋在喜剧片、综艺节目或者网络里鸟。就算自己不主动埋,也要被媒体们埋喽,人家搞媒体的不也要养活自己嘛。

“你就一属黄瓜的——欠拍!”,特羡慕寝室里hxee那样的,就这么一包袱就能让他笑得那么天真,相反我那表情麻木得叫一彻底。兴许,让他脸上的“笑肌”抖动一下只要零点几伏生物电信号,我就得几伏鸟,唉,只能怪自己脸上“笑肌”质量忒差了,用久了导致灵敏度下降。但千万别恶化到36V才能笑,那可真要名副其实的乐极生悲,含笑九泉鸟。。。

想起题目叫“攫取快乐”,这世上“快乐”早就成了稀缺资源,正面临“攫”的命运,“快乐大本营”都快生产不出“快乐”来了。本少在此给点生产“快乐”的偏方:单体偏方,依靠书籍或个人表演了。书本千千万万,不信找不到你感兴趣的,想看完不可能,即快乐无穷尽也。“表演”就形式多样了,无论你是自己搞定一程序,PS了一美图,还是爬格子爬兴奋了,球场上挥汗撒水了,成就感总能让你开心吧。二体或多体问题嘛,可以依赖各种“情”了,也就是“亲情、爱情、友情”。所谓“1+1>2”,两个人共同生产的快乐当然会amplify了。再道个歉,学物理不能忘本行,借用下“单体、多体”名词;另外背了单词要学以致用,活学活用嘛。

开心才索王道哇。

PS:丫的,最近自习总是走神儿,结果走出了这么些字,没什么思想的人在尝试写有点思想性的东西......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