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达芬奇密码与宗教愤青

转一篇影评,来自 纵横

宗教战争从来残酷,宗教愤青也比喊喊口号的愤青同伴可怕得多。[文/花落去]

索尼-哥伦比亚显然对影片抱有厚望,倾亿万巨金,请出朗·霍华德、汤姆·汉克斯两匹戴着奥斯卡金笼头的骏马,以伊安·麦克莱恩、奥黛丽·塔图、阿尔弗雷德 ·莫利纳和让·雷诺等名角并辔,用实景拍摄的卢浮宫独家印花地板做车厢,企望这部战车能一举超越《蜘蛛侠2》。

看起来这一注押对了,尽管影片在戛纳电影节首映时反响寥寥,但原著空前绝后的畅销已经是电影回本的保证。走出影院的大部分观众面带失望,很多人认为影片中规中矩,了无新意。阅读过原著的观众更认为,影片没有原著峰回路转的感觉,更没有反映出原书的深度和颠覆性意义。

梵蒂冈对待影片的态度毫无新意,号召全球信众群起抵制。尽管教皇早已承认审判伽利略的错误,但看起来教廷在对待异端的态度上并无多大进步。《》中多处引用“伪经”——不在教廷正典经书之列的“福音书”——来作为解谜关键,这一点尤其激怒主教们。

相比之下,最终耶稣婚配产子、基督指定女性创立教会等结论倒因其戏剧性而不那么引起学术质疑。但随着去年考古学界最为轰动的成就——《犹大福音》的发现,“伪经”是基督教早期正统的经书这一观点已经为越来越多历史学家认可。

梵蒂冈如果只在细节上锱铢必较,哪天弄个伽利略第二出来也不是不可能。根深蒂固的信仰并不会因为一些新的学术观点出现就受到动摇,天主教立宗上千年来,无数智慧头脑早已奠定了它丰富淳厚的信仰基础,又岂是一本小说、一部电影所能动摇?

倒是塞拉斯这个人物颇堪玩味,这个角色我们姑且称之为“宗教愤青”。与一切愤青一样,塞拉斯文化程度不高,但人不论高低贵贱,总有寻找信仰、解释人生的冲动,既然修养不足以自产自销,那便只好唯能说者从之。

塞拉斯对阿林主教敬若神明,对冒牌导师也毕恭毕敬,正是思想信仰上极端无助后的反作用。恐怖组织中,人肉炸弹等基层人士往往头脑简单,教育低下,他们信奉的不是经书,而是对经书的解释。所以宗教战争从来残酷,宗教愤青也比喊喊口号的愤青同伴可怕得多——后者可从来没单枪匹马灭掉一个存在将近千年的神秘组织,一个零头都没有。

走出影院的大部分观众面带失望,很多人认为影片中规中矩,了无新意。阅读过原著的观众更认为,影片没有原著峰回路转的感觉,更没有反映出原书的深度和颠覆性意义。

严重同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