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割草机

”仿佛割草机一样,碾过一茬又一茬的高三学子,随后,他们将去到不同的地方,肆意的生长。。。
7号, manonfire 告诉我有一个关于高考的纪录片,央视拍的,名为《高三》,记录福建省武平县第一中学2005届高三(7)班里的高考故事,后来获第23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人道奖。2005年12月8日,《高三》在央视播出,呵呵,还是我生日那天放的。正值高考结束,又一心念旧,遂down下来看。
南方周末 上也有相关的文章:
高三非常生活[特别报道]
《高三》之后的高三[特别报道]
还有些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最好的学生上哪所大学
热爱它,就离开它——方三文


虽然是小县城里的中学,虽然和我的高三经历有稍许的差别,但无疑的是,片子里的高中、教室、高三师生和高三的感觉,都无比的真实。想来,大学和高中都是轨道旁边的树,区别在于,“”这棵树,尚可从列车的窗口中瞥见其退去的身影,而“高中”,早已在记忆中远去。。。曾经以为不可磨灭的感觉,还是在无言的褪去。。。

当眼前飘过“大学”这棵树的时候,再去想之前飘过的那棵叫“高中”的树,忽然有种沧桑的感觉,现在的认知变的不一样了,只是心底又不甘于用“长大了”这三个无力的,能搪塞一切的字来搪塞。那天和 manonfire 聊起这个话题时,一古脑的感慨和见解喷涌而出,看穿一切般的果决。。。

(2006-06-07 22:08:26) 麦片
进大学大家的压力是不一样的,小县城的学生们(即使如我们)背负着改造命运的使命感,真的很累,而那种青春的激情,令人感动
(2006-06-07 22:08:43) Chris抽儿
改造命运的使命在那时看来也许上大学是唯一出路,只是真正到了大学中,也许会改变这种看法吧。。在中国。。。

(2006-06-07 22:12:19) 麦片
呵呵,那是,但感觉大学确真的是封官加爵进入正史的唯一途径啊,

(2006-06-07 22:12:25) Chris抽儿
途径唯一,机会看不看的见,抓不抓的住,在大学里照样是未知数。。

(2006-06-07 22:16:04) 麦片
所以真进入大学,反而迷失了,大学的神话再进入大学拿一刻反而破灭了,对高三的人而言,像个残酷的童话

(2006-06-07 22:16:40) Chris抽儿
嗯,瞬间丢失目标般的,这两天又一批人,要被志愿分数这类虚无浮云般的目标所魅惑了。。。

(2006-06-07 22:21:18) 麦片
去年迎新,在汉口火车站,看扑面而来的几千几千满脸意气的学生,感慨啊,中国最大的浪费不是什么电啊,水啊,饭盒什么的浪费,是激情的浪费啊

(2006-06-07 22:27:51) Chris抽儿
现在想想,学校里出现一批新的面孔,对我们即将大四的而言,意义仅仅类似于看见了新鲜的叶芽或活蹦乱跳的虾子般,感到一点生气罢了

若干年后,当我们眼前飘着其他千奇百怪的花草树木时,我们又怎么想我们的大学呢?“高中”这个词是不是已经模糊的只剩一个躯壳了呢?现在,还是只能用“长大了”这三个字来无限憧憬和逃避搪塞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