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的起世界杯吗?

雍容的意大利,高贵的英格兰,浪漫的法兰西,激情的荷兰,稳固的德国,灵性的巴西……用“华丽”这个词形容世界杯,绝对不为过,球赛华丽,球场华丽,球迷华丽,即便是球衣,也比往届要华丽许多。
而多哥的危机让我觉得,世界杯不是任何国家任何人都玩的起的,尤其是首次参加世界杯的非洲四国。这些国家要么内患不断,要么在财政上负担过重,夸张的说,那些华丽的球衣就可以让该国足协在经费上捉襟见肘,何况是球员的薪金和奖金。
只是,世界杯对这些弱旅来说,展示自己的意义要大许多,穷国也要做足面子工程,不能丢了形象。要么,在内战中的各党派在比赛日停战,造就“足球成为了消灭国家内部分歧的神圣符号(摘自《 纵横 》17期)”的政治现象;要么,倾尽国力,打造一支体面的队伍亮相在世人面前。而多哥球员受奖金“魅惑”,已然到了为了钱而放弃一展风采这一大好机会的边缘,可见“肘”的外面多半已经连“襟”都没有了。
所以,一支球队在展示其光鲜亮丽的一面,完成其国家托付和国民希冀的同时,也许掩藏着国家的无力和国民的艰辛。这样的球员们,背负着个人的钱途,集体的荣誉,国家形象工程的寄托,已经丧失了一种踢球的乐趣。这种乐趣,好比赤足的孩子们在沙滩上,在街道旁踢球的乐趣,这也是足球最淳朴的乐趣。
这些球队走的远的话,完好的展示了国家球队的形象,兴许成为国家的英雄,人民欢呼的对象,个别队员也许能一战成名;但一旦过早刹羽而归,想必舆论会倾向于耗费重金打造形象工程是否必要的争论了吧。
所以说,世界杯不是每个国家都玩的起的,想想巴西主教练还要为防止早已功成名就的球员们心存懈怠而处心积虑的用录像来鼓励球员,就知道世界杯的赛场上不是那么公平的了。
其实我更想说的是,国家尚且如此,个人又何尝不是。今天,脑袋里拼凑出了这样一句话:“一颗寂寥而疲惫的心却经营着别人眼中舒适而精致的生活。”貌似说出了很大一部分人的心声,至少我最近遇见了几个这样的人。他们感慨,知道他们内心并不坚强的人才是最懂他们的人。国家可以穷困,但球队一定要在世人面前华丽;人可以软弱,但在别人面前却必须选择坚强。压力由此而生。
要感谢我们的朋友,要感谢虚拟的网络,让我们可以展露出软弱和疲惫的一面,否则情绪的失控或性格的扭曲可都不是闹着玩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