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鸟冰点故事

在我看来,新闻的最高使命,绝不是“记录”下来一点什么,以后供个把历史学家来做资料。恰恰相反,新闻如果不能影响“今天”,那才是失职和对我们职业天条的亵渎。新闻的使命在于“影响”当代而不是“记录”当代,完全是由新闻的基本特征所决定的。这个基本特征是——“新闻只有一天的生命力”!

——李大同

回了武汉,就开始翻这本《冰点故事》,其实是为看《用新闻影响今天》作铺垫的。

之前一期《冰点》都没看过,只是从其被停刊整顿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特别的周刊的。书里讲述了《冰点》由无到有,有软到硬的过程,最终成为了百姓喉舌,成为了舆论监督的利器。我看这本书主要还是用来了解《冰点》的,另外倒还有个收获,就是见识了纯搞文科的人是怎么写东西的,里面的一些句子在我看来跟CET-6里的句式似的,晦涩难懂。再提一个,里面的一些关于刊物创办的理论探索被我一目十行掉了,不做新闻这行的不必要关心,其实木想到新闻的理论也如此艰深。

关于李大同,倒是从字里行间看出丫有些恃才傲物,也确实有才。所以期待哈子新出的《冰点》周刊纪事,《冰点》被停后的故事也会相当精彩。

冰点》:这个链接可以看到《冰点》从1998到2003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