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土厚

久没有记录最近的自己了。

假呆家的半个月,为考研而叫嚣,为考研而无动于衷,直到路边的小孩儿都知道我要考研后,我就马上逃到学校来了。

深土厚,我在《读库0601》的一篇文章里看到了这个简单的词,文中是说北京的,形容那座城市的积淀和蕴含。于是想起今年的暑假也没有白过,承蒙麦子同学的厚待,也“水深土厚”了一把。

次现身在襄樊城的街巷深处,首次品尝地道的当地早食,繁华闹市硕大的广告牌后面掩映的,竟是我没有接触过的世界。早八九点,原来热闹的解放路上匆忙着上班族,徜徉着买菜的老爷爷老奶奶,街深处的牛杂面铺子们却是热火朝天,肩负着喂饱一城人的担子。端着满满的一碗面坐了下来,看着被文人政客称为“市井小民”的人们,看着在桌下舔食的脏兮兮的狗,我也“原住民”了一把,这是除了饿肚皮需要得到满足外,我的第二想法,只是我这种神经质的好奇显然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注意。麦子说在冬天面吃的慢的话,嘴上会糊上一层冻住的红油,那幅好玩的景象就在脑袋里清晰起来;而黄酒对我来说,还是诚实的归为难喝那一类吧,没喝惯罢了,给未来的第二把“原住民”留下个待降服的物件儿也好。走出小巷子,走上熟悉的大街,一如完成一次洗礼,完成被远古部族接纳的洗礼仪式,这个比喻貌似大过了头。

离那次经历也有半个月了,我也跑到华科的土地上继续“水深土厚”来了。宋鹏的个性签名“马上大四了!!!”,学校里凡是营利的机构和个人都磨刀霍霍向新生,一切都提醒我,就你丫水够深土够厚了。我出寝室是不是可以被称为“潜水艇出港”或者“木乃伊诈尸”?

逼哄哄 热血江湖”,还是麦子的文字。虽然大四,但这次不玩伤感,我一边在路上看着新生们一腔热血的扎根华科,一边热血自习室。来了后半个月的自习生活倒也意趣盎然:看累了小睡,没事翻翻闲书,《读库》就是这样翻完的,《狼图腾》尚在翻中,只是再翻完了就没得翻了。自习回来,和一伙儿的讨论下教室里那个女的和另外两个男的到底是什么关系,然后到电脑前翻部电影看。莫名的发现最近看电影的频度陡然上升,也许是为了添加豆瓣上我看过的电影?这样还真是极度虚伪。觊觎了好久的《NANA》,麦子推荐的《Twelve Monkeys》,确实好片儿。虽在虚荣驱使下有写影评的冲动,苦于表达不利,加上豆瓣上好评诸多,作罢。

便补充一点,最近和小草跑到武汉工业港去了。。看见了巨大的工业吊桥和未完工的船体,然后借助GPS刻下了当地的经纬度,不枉在武汉“水深土厚”过了。


《水深土厚》有6个想法

  1. 当从宏大的表述到细微的体察全部纵览一遍后,对某个城市,地域,或者某段历史、事件、人物的印象才可能变的鲜活而生动起来,否则就是新闻联播式的解读方法。

    或许有一天当我们经历了太多的“水深土厚”,我们自己也就不自觉的侵染了一身的“水深土厚”

    [回复]

  2. 嗯,昨天慢慢同学问我对上海印象如何。。我说:印象不完整,正是因为你说的,体察不够。

    [回复]

  3. 牛油面!!!暴好吃啊,可惜俺没有吃牛油的福,以前吃过的次数屈指可数,因为总是吃一次拉一次。只好每天吃豆腐面。。。呵呵,牛肉面也不错。襄樊的热干面比武汉的吃起来惯些,至少不会放过多酱油充芝麻酱。。

    [回复]

  4. 偶就吃的牛肉面,没敢吃牛杂。。嗯。。武汉的不正宗热干,确实芝麻酱暴少。。

    [回复]

  5. 很有质感,全然不像皮包骨的抽儿,哈哈
    翻来翻去就这个一篇原创
    看的不过瘾啊
    要多写 多暴露隐私 多八卦 呵呵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