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印象 海洋所

下广州三天,聊以记录。木的DC啊!,-_-

广交会期间远赴广州,实在不是我所愿。K7次车上,虽见到不少新疆维吾尔同胞,还好相安无事;只是深夜时分,全车厢就他们在聒噪罢了。

了火车,从出站口直接转乘地铁,等我从中大站探出头来,才算是看见了广州的天空。从中山大学正门扎进那一抹绿色,一通乱走后,我站在了中大东门外,马路对面就是海洋所的大门,外加车来车往,异常喧嚣。之前在网上的调查,使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毫无悬念;可惜一个月前,我万万没法预知我会出现在这里的,世事难料啊,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里只有4幢楼,2个篮球场,地方小,人数少,也就意味着比大学冷清许多。倒是能见到踢毽球的人们和小孩在空地上嬉耍。偶尔看见一对学生夫妻牵着童车,他们的同学纷纷逗着小孩子,景致与大学是那么的不同。

见导师,生怕行为言语出错,幸好是很厚道的一个人,用他的饭卡吃了两天,待我不薄。他和他妻子联合培养,共用一个实验室,目前有3硕2博士后。实验室里电脑的配置还是不错的,就是气氛严肃了些,师兄师姐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诸如matlab绘图之类,而且一呆就比较晚,看来我以后的日子有的忙活了。中科院系统就是待遇不错,固定600RMB/月的薪水,要是出海,每天150RMB,师兄们都盼着呢。

和住都不成问题。所里的伙食水平至少和华工齐平,在广州这种地方,贵一些我就不说什么了。和一师兄一起住研究生公寓里,2人一间。因为只有一栋的缘故,楼上有男有女。平日人们都在实验室里,或者上课,楼道里都是大门紧锁,异常清静,师兄都说太寂寞了,不能和大学相比。好在还有篮球场,否则硕士阶段还不成井底之Master蛙了。

试是此行的重点,是忐忑的源泉,可是当老师说“没你什么事了”的时候,我知道基本算是pass了。英语自我介绍,有所准备,安然过关;Nature文章翻译,可以开金山词霸,加上以前看科学画报的积累,难不倒我;剩下的就是些琐碎问题,估计考察思维逻辑的,顺便填充档案,好在不涉及专业知识。抽身而去,发一通短信,回短信的格式无比统一:恭喜+索饭,最多捎带一句:咱中南海还真有人啦呀,或者,给我带条美人鱼!

理海洋学专业,海洋动力学方向,具体从事声学层析;第一年基础学习可选北京中科院总部或中山大学……站在公寓的阳台上,我默默的想着最近发生的这一切,那么始料不及、虚无缥缈。在武汉稳定得虚度了三年,然后开始为考研还是工作而烦忧。好不容易准备考研了,又杀出来个保研的机会。于是抱着一试之心,结果抓住了救命稻草,不但保了老命,从此和海洋结下不解之缘,而且貌似这稻草还是金子做的,至少我的面子、老爹老娘的面子都过的去了。细想之下,从接到保研开始的通知,到这复试结束,短短一个月就像把大学四年都浓缩进来了一样,充分体现了我就是这么一个慌不择路,乱无目的的一人。另外就是,我无意间又实现了历史的延续:在完全不知道那地方前景如何,以后三年生活又会如何的时候,收获了一大堆的“牛”,“厉害”,“强人”,“佩服”之类的词汇,面子上算是被赞的红光闪闪,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这么多年,我总觉得自己在重复这个怪圈:一路总有人赞,但自己又觉的并没有那么快乐,是不是该怀疑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管怎么说,又可以在一个地方稳定几年了,就看居安能否提早思危了,咱还是得承认人是有惰性的。


《广州印象 海洋所》有2个想法

  1. 跟风一回,恭喜,顺便兄台是否考虑请客吃饭?!

    呵呵,搞海洋的,不错不错~

    [回复]

  2. 哈哈,恭喜+索饭,这个凝练。
    而这一个月的机遇的确算得上是丫三年大学的浓缩,值得庆贺的不仅是获得这个机遇,更是三年的韧性和坚持;
    闷骚如厮者,众誉之下保持一份淡薄心智也应该是丫的风格,所以“觉的并没有那么快乐”自是必然;

    这算不算人性格中的悖论时刻呢?

    慌不择路,呵呵,丫都慌了其他人么办啊,任何时候从容索王道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