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

学校图书馆翻到《老徐的博客》,崭新的,刨了回来。没精神到网上翻丫的博客,但闲的时候翻翻纸质的东西却别有韵味,同时伴随着些许惊异,因为这么一本没什么学术与收藏价值,全是琐碎日记的书,丫图书馆居然购置了。

在,每每到图书馆都会激起读书的兴奋感,会有窥视封皮之下文字的冲动,宛如诸多免费书籍摆在我面前,不读不是亏大了的奇怪感觉。说到底是意识到,图书馆也许是个离我远去的事物了,即便有,也别想找到《老徐的博客》这样的书。记得在广州,问师兄能否到中山大学的图书馆里借书看,答曰:除非你有同学在里面。看来,浩瀚的资源果真在离我远去,以后想摩挲下纸制品都要自己掏腰包了。

着大把的时间,无度得挥霍。妈的,什么时候改变哈子,挥霍始终是个贬义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