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2006

06年最后一天,迹象表明武汉的雪水还憋在天上。

晚应同学小草的邀请,听了武汉大学07年新春音乐会。走出大厅的刹那,我意识到本年度最后一件值得回忆的事情刚刚过去了。

然高雅艺术之于我就是两根平行线;虽然开场前我还是满场瞄PLMM;虽然分不清哪个音儿是哪个乐器整出来的,只好盯着后排的打击乐地盘儿,但我还是被丫震撼了。真正LIVE版的交响乐近乎完美的打动了我:三四十人通力协作,为大家奉献上几个小时优美的交响乐,这种音乐的力量,这种感动喷薄而出。

是珞珈》、《我们·武汉大学校歌》两首曲目挺让人动情,即便我根本不是武大学子,也是第一次听。如果说前者给人以温暖的力量,那后者则让人振奋,有两首如此优秀的歌颂母校的歌曲,并且有如此优秀的乐队和歌手将其演绎出来,武大人着实应该为之骄傲。只是不知道丫们身在其中的人怎么想,没准儿很多人都给忽略遗漏了,像我遗漏了自己母校感人的东西一样,要回去反思下。

前听说过,交响乐演奏现场有人拿掌声打节奏,有人手机响,这次还真让我都遇到了,在现场时觉得丫们真是不可饶恕,也许在场的老外跟我有同样的想法。指挥除了指挥乐队,还要腾出手示意观众安静,个人感觉有点悲凉的意味。最后还有个小插曲,全场的掌声吓着了场内的警报器,丫不识时务的“嘀呜嘀呜”了半天,好在不影响交响乐的质量,和听众们的赞誉之情。

如此一场交响音乐会作为我06年的记忆收尾,实在要让人乐得合不拢嘴,太特殊了,再次感谢小草同学。

有取有舍 有失有得 零柒继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