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06:作为博客的摸爬滚打

近年关,潜心探寻背后的量变,除去为了完成老妈交代的任务,至少可以写给自己看。

爬滚打,用这个词形容我这一年的博客行为再适合不过了。我是个想的多,说的少也写的少的人,缺乏将思维诉诸文字或话语的能力,面对空空的发布后台,脑袋里同样一片空白,之前脑海里的构建都已烟消云散。敲键盘的时候,仍为某些语句的前后顺序犹豫不决,或者落入学理之人写东西提纲挈领的窠臼,再或者否定掉前面敲下的字重新来过,那种所说的码字的畅快,怕是与我绝缘了,虽然写博的初衷之一就是找寻这种快乐。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因为一旦开始就舍弃不掉,这个毛病在我看电影的时候发作的尤为明显:再乏味的电影,都激发不出去点右上角红叉的动力。

Google的“不作恶”理念一般,一年多的blog生活对我来说不痛苦,某些时候还能作为一种精神追求,从博客的角度觅得生活的新乐趣,增添情趣的新嗅觉。而写博的理念早就有所更替:从试验html代码而误入blog门下开始;到打造自己的小天地般聊做记录,以求日后回忆;再到尝试以此为阵地传达自己的信念,发表自己的看法,顺便在背地里募得小小的虚荣。每一时期blog都发挥着不一样的作用,暗示着思想的见异思迁。确立思想图腾的尝试,技术性的摸索改良,是我此时对这里的精神嘱托。

托过后,即是具体的实现,写了这么久,我仍找不到行文的风格。文字是载体,如何在表达的同时让文字具备诱惑的力量,是我一年来一直尝试解答的问题。无论横向的比对,自己的个人要求,还是冲着我妈那句“写的不错,句子都还挺通顺的”的“褒奖”,我都愿能在一篇篇文字的写作中谋求那一点点的量变。是口语式的白话讲述,还是凝练的文学玩味?是选取一种文风专攻之,还是帅性而为,无所拘泥?自问到底,又觉得有些东西绝非解答几个问题即可搞定的,而为了让码字变得有趣,却只有依靠不断尝试中量变的力量。

有写博信仰的人,都会乐观的看待博客的前途,我也一样。摸爬滚打之后,期待有能站起来的一天。


《回顾2006:作为博客的摸爬滚打》有8个想法

  1. 我始终觉得有些人天生就和文字比较亲密,就如同有些人天生长的伟岸挺拔一样,他们就是能将文字舞弄的出神入化,于一两字词间见意境。这真的是一件只能让人嫉妒的事情。

    只有认清了这个事实,才会尊重自己的文字。你所提到的那些怎样控制中心,段落,怎样行文,口语还是书面,我似乎也都无一例外的痛苦思考过。

    后来觉得对于我本身而言还是追求精炼的口语比较好,这样在文字面前不至于紧张,不至于写出来纸上是另个人,自己压根不认识。这个有个检验技巧,就是隔一段时间之后,一两个月,三五个月,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有没痛不欲生的感觉。反正我是经常有的,就经常改,不要求它接近王小波或者连岳和菜头,只求能够符合我本身的心静以及叙事的情绪需要。

    最后达到了,就定型了,如同自己头顶上的banner一样成了标签。

    想向当初也是被丫拖进blog这个圈里来的,感叹抽筋的辐射能力,彼此的圈都在扩大,(貌似你的blog朋友已经相当多),我一直觉得这个才是草根blog的存在基础。希望后来有更多的朋友加入博客圈。

    尤其赞赏最后一句;有信仰的人总是乐观且韧性的。对于博客和互联网,我也存有这份特天真朴素的信仰。

    [回复]

  2. to 麦子,我的blog朋友不多,大部分链接是在现实中有交情的,剩下一部分是我一厢情愿加的。

    to Penglei,怎么鉴定到我这里了?呵呵

    [回复]

  3. 都十一点多了,准备睡觉了,突然想起抽筋同学有写博客的喜好,不由的通过链接上来看看.随便看了几段,另寡人颇感吃惊,这字里行间透出了一股文人的气息,真想不出是学理人的作为.看来我们以后也有博博的必要了,毕竟能锻炼一些语言的表达能力,也能为自己留下点什么,若干年后,回来看看一定会感到一丝安慰,毕竟这些年没有虚度.就像是复习功课,总要在纸上写点什么,这样下来才觉着心里塌实,时间有限,睡觉了,留点笔墨在自己的博客上挥霍,呵呵...

    [回复]

  4. 哈哈,抽筋的了不起让我有自惭形秽之感,保持着高中时的好习惯,做任何事都用心尽力,却又谦虚的用仰视态度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你的文字如同人一样令我觉得非常轻松,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博客。
    ps.我今天配了一幅红色的眼睛。。。
    pps.是防辐射滴~~~

    [回复]

  5. 我始终觉得有些人天生就和文字比较亲密,就如同有些人天生长的伟岸挺拔一样,他们就是能将文字舞弄的出神入化,于一两字词间见意境。这真的是一件只能让人嫉妒的事情。
    ---麦子这个说的比较赞同,不是人人都适合博客的,对我来说,类似娱乐,类似玩电脑游戏,类似打麻将一样~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