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一)

黄鹤楼
(唐) 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首诗形容HUST每届毕业生的离愁,怕是再合适不过了。这些天在家里,有学妹在Q上说,时间过的好快,师兄们一个一个的都走了,言语中露出哀伤,很是契合崔颢这首诗中的调调。回想这毕业的几天,离愁之于我,仿佛只是一刹那一恍惚。那还是25日晚,和通讯部的朋友们K歌之后,第二天就要离开的我,坐在taxi上,望着一路闪过的街景,怆然得泪眼迷离,要不是有04级的天翼在,我也许就泪流满面了,他应该没有看见我的泪花。

是班上第一个离开的,饭否上留下了我这样的一段自我鉴定:“毕业时,应该最后走的。可以从容的和每个人说再见,可以见证寝室的空荡,可以拥有诸多次离别。而这诸多次,没准儿可以将离愁稀释到无足轻重。”最后一句,是传说中的自欺欺人,因为早走很像是一种逃,逃避、逃脱、逃难的逃。逃,兴许会是一种遗憾。

此前,倒是有许多疯狂的有趣的记忆。

学位授予仪式
没照单人的学士服照片,因为个人感觉实在太矬了


十号领学位证,一个个套着学士服,恭听最后的教诲。完事后有人语:学位授予仪式,一个字:假;大学四年,一个字:混!也有人语:四年大学就是把流苏从右边折腾到左边尔。晚上的班撮,自是觥筹交错。


照片转载于华中大在线


十一号毕业生晚会“同歌同行”,毕业生激情释放的官方版。总是觉得当一群人拥有共同的头衔时,共同利益的超距作用就会立马把他们笼络到一块儿,做一些外人看起来挺矬,自己却快感于其中的事情。这晚会上,我如此,甘愿如此,大家也如此。为旗帜欢呼,为口号呐喊,甚至全力打造“荧光棒雨”送给光电,只因他们那欠揍的口号:“我们来的时候最强,走的时候也要最强”。

待续...

Powered by ScribeFire.


《毕业了(一)》有10个想法

  1. 呵呵,荧光棒雨,爽啊,我tm也很鄙视某些所谓强院的一直很傻逼的口号,开学时喊喊就罢了,都tm毕业了,还这么tm幼稚。
    恩,养精蓄锐,继续硕博奋斗吧

    [回复]

  2. 我去年毕业时只照了两张穿学士服的照片。离校的时候也没有哭,倒是差不多一个月后自己在家里潸然泪下,真是很奇怪。

    [回复]

  3. 我对毕业离校倒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今年三月份就下广州了,一直呆广州,除了毕业论文答辩回去了一个星期多一点。毕业证什么,都叫人带过来,汗。

    [回复]

  4. 幸好我当天没有去,不然就要淋“荧光棒雨”了
    再次声明,那个自大又不顺口的口号是我们小白辅导员想出来的,跟普通学生木关!!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