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之歌

月亮走我也走……

宵佳节,南下广州。刚在火车上落定,就看见一人西装革履器宇不凡大有来头。事实验证,果不其然:先掏一证,裱得跟人大代表证似的,上面赫然两杠四星。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不得了哇,跟我的迅雷等级一个水平的,好歹在线时长得上百小时哇。再发名片,“××投资公司董事长”,说是到襄樊是来作考察的,然后历数襄樊的区县市,可了不得。顺着襄樊侃到广州,此句双关,一指话题,二指行程,可谓事多话多。趁这人去厕所,对面俩姑娘眼巴巴的跟我说,估计你晚上不用睡了;我只好眼巴巴的对着食物发狠:吃掉你丫的!

BTW.元宵佳节的夜车,一可赏月,二可赏一路的烟花焰火,人品好的没准可以赏到秋香,这铁路部门也不加价,真是脑瓜子进水。

命运交响曲

在豆瓣的广州小组里打声招呼,也没跟武汉小组的ggmm道个别,我就屁颠儿屁颠儿的到了广州,奔向海洋所,追溯历史,已经算是二进宫了,555

科院系统的就是有钱,人手一电脑,我先使唤一奔三的本儿,说改明儿会换个新台机。再者拿到了700米——400补助+300路费报销,可惜这里米饭都3毛一两,打三两还吃不饱,郁闷。捞着一研究生宿舍住,现在就我一人,貌似代价是第一年去不了北京了,因为老板说9月份就过来了所以直接安排了吧。别了,我的奥运,别了,我喜欢的颜色分明的四季,别了,北京那些盼我来的亲友,这心里头啊,是临屋涕泠不知所云呐;这表情上啊,是春意盎然大言不惭:自创的,扎根南中国,树挪我不挪;改编的,我是boss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科院系统的兄弟姐妹也确实牛叉。宿舍就是个睡觉的地儿,一天十个小时以上泡实验室。吃喝拉撒睡,掐头去尾,中间的都在实验楼里搞定,要搞定两头的,也就走个50米。这里和大学不一样,不是一小组一项目、一堆人供一台机器,而是一人一项目,好硬件好待遇大施展空间,真正搞研究出文章的地儿,人人都刻苦能干哇。只要能有成绩,作息上不管你啥时来啥时走,换句话说,给你自愿枪毙双休的权力,也就等于在实验室基本没啥娱乐了。我敢赌这里的一些人还不知道blog是何物,像我这样blogging的估计可以贴上“异类”的标签了。坏处就是,在实验室写东西,总有点小偷小摸的不良感觉,可怜哇。看来我得启动一天写一点儿,每周攒一篇儿的地下blog战略。顺道可怜下我的google reader,没准儿我哪天发篇题为“热烈祝贺G Reader未读篇数突破N位数大关”的贴,诸位可别惊讶。别了,那网上纷至沓来的能让思维舞动的资讯,别了,那挨揍的M Scofield和找到姥姥的Claire bear。这心里头哭的是,稀里哗啦巴扎嘿,表面上看起来又是,扎西德勒亚克西……

摇篮曲

的毕设课题是“瑞利-布纳德湍流热对流中大尺度相干结构对传热的影响研究”,流体领域中的。

利-布纳德湍流热对流是指实验中的一种现象,即一个装满液体的对流箱内,底板加热保持均匀恒温,顶板制冷保持均匀恒温,板间温差恒定。下部流体受热膨胀,密度变小而上浮;上部流体遇冷收缩,密度变大而下沉。在此机制下,可形成一种环流。若流体是以湍流形式流动,即固定位置处流速呈现随机性,而流动由热能不均驱动,这即叫做湍流热对流。

由于流体的粘性,受热的流体元能量聚集到一定程度,由外界触发后,才会显著的上升,而在上述实验中,其触发主要是由冷水团的下降;冷水团亦和热水团一样,受热水团上升而触发后,显著下沉,道理跟水滴要积攒到一定程度才会滴下一样。但实验测量到,由于板距、流速和水团运动并非持续而是脉冲式的原因,某段时间水团运动会出现真空期,即测量点流速减慢,甚至流速反转,此即瑞利-布纳德湍流热对流现象。这一现象的意义在于,可在地质学中解释古地磁翻转现象。因为地磁由地幔中流动的四氧化三铁形成,同样是流体,地心处高温,接近地表则低温,与实验条件基本吻合,而其流速若也呈现周期性减缓或反转——当然这周期长达上万年——即可解释南北磁极翻转现象。

现在做的就是利用现有实验数据,尝试找寻实验中流体流速反转周期和一些物理量是否相关,其间是否存在规律。若有规律则可以进一步用其他物理量推算反转周期,实现理论预测。

尾声
括弧,话外音。

篇科普装点门面,被吓着了快去医院。横批:曲终人散。括弧,备用横批:俺太有才了……

打赏

12 thoughts on “广州之歌”

  1. 第三段摇篮曲略过,看着头大。

    至于受阻的blogging先就闲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我一直觉得跟牛人在一起就是一种阅读。所得的感悟甚于那些未读的reader。估计丫也觉得此时此地的耳根清静吧。

    研究所和城市毕竟还是有些气味的疏离,即使这样,生活在广州还是一件蛮让人羡慕的事情,望丫在花城滋润的生活。

    [回复]

  2. to 麦子,耳根那是清静了许多,我只怕清静到与世隔绝了。谢谢wish。

    to gg,不会有这么行径相像的朋友吧?

    to 蓓,不允许我是四中的么?看博客上的Links就知道我是哪里的啦。

    [回复]

  3. to mars,呵呵,去的了的话,08暑假我就驻扎那里了,偶的北京根据地一票一票的,无论亲戚还是同学。

    [回复]

  4. to 蓓,尊称一声,师姐好!基本可以说,我们俩没能同时出现在四中校园里,时间空间上都不存在交集,认得的几率完全为零。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