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

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儿跟我同班,她家就在我家楼下。我可以在阳台上喊她出来,问问今天的作业是哪几题。她也可以在院子里喊我出来,问问不会的题该怎么做。

大点儿了,家都搬到了单位的另一头,同家属区不同的楼。我可以拎着水枪看他们跳皮筋儿,可以晚自习后一路骑自行车回家。

上了高中上了大学,她已经离开了这座城,身影在记忆的尘泥里开始淤积。

现在,我听说,她在4月19日嫁了,可依稀只记得名字,想不起面庞。

怕未来相见,也辨认不出,但这祝福,还是该送:

愿新婚幸福~


《祝福》有7个想法

  1. 这篇文章很漂亮。。。呵呵。。。
    我们家大院里面的孩子我还能记得,但之前在长沙的人,都已经不记得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