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蚊拍在手 关二爷暴走

蚊子比较喜欢我,一到夏天就夜夜鏖战。屋里没有空调,所以也算折腾得翻云覆雨。非常痛恨的是,除之,但无法后快,隔夜君还来。

后来,有了电蚊拍。电光火石之间,复仇的快感油然而生,特别是转瞬间绞杀十来只的时候。看着一地的尸体,我以为我是关二爷,手里的它,是青龙偃月。我对发明电蚊拍的伙计崇拜非凡,干了我小时候就梦想的事情。为了在肉体上战胜蚊子们之余还要从精神上战胜它们,我特意旧事重提,好让蚊子们看了气吐血。

中国的考生都一样,我初中时候也经常挑灯夜战。台灯后面是窗户,窗户外面对着的,是田野、村庄、池塘、坟地。蛙类很聒噪,因为食物多它们开心。家里的木框玻璃窗关死也有缝,蚊子们就能钻进来。所以我看书时的娱乐项目就是换这法儿地弄死它们,相信挺多人小时候都跟我一样这么变态过。

田里的蚊子,有些不吸血,但喜欢光。每当它们飞进台灯,拿硕大的英语书往灯罩上一捂,它们扑腾不了多久就烤晕了。进入游戏的任人宰割环节。现在用冷光源的弟弟妹妹们,一定没法想象45W白炽灯泡的威力和乐趣,说不定也没见过灯泡下小孔成像的“C”。

烤晕的蚊子还没死,卸胳膊卸腿儿卸口器太小儿科和血腥了,拿打火机压电陶瓷电火花发生器电之。干净利落无污染,还能活学活用物理生物知识。遇见停在铁壳灯罩上的,偷摸摸电另一侧,则能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

玩儿得多了,我就想,要是有这么一个东西,多省事。并排放置俩铁网,接上电池两极生成电势差,蚊子一遇上就导通,直接电毙。做成产品的话,堪称一条财路。我一度开始思索怎么勾引蚊子,也怀疑过电池的电压会不会不够。

后来事情没了下文,直到我陆续遇见灭蚊灯和电蚊拍。它们说明那时候我不是异想天开,只是眼识头脑没到境界。吾心甚慰。蚊子喜欢叮我看来是很有预见性的,可惜,电蚊拍在手,关二爷暴走。乐此不疲,百战不殆。


《电蚊拍在手 关二爷暴走》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