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蚊拍在手 关二爷暴走

蚊子比较喜欢我,一到夏天就夜夜鏖战。屋里没有空调,所以也算折腾得翻云覆雨。非常痛恨的是,除之,但无法后快,隔夜君还来。

后来,有了电蚊拍。电光火石之间,复仇的快感油然而生,特别是转瞬间绞杀十来只的时候。看着一地的尸体,我以为我是关二爷,手里的它,是青龙偃月。我对发明电蚊拍的伙计崇拜非凡,干了我小时候就梦想的事情。为了在肉体上战胜蚊子们之余还要从精神上战胜它们,我特意旧事重提,好让蚊子们看了气吐血。

中国的考生都一样,我初中时候也经常挑灯夜战。台灯后面是窗户,窗户外面对着的,是田野、村庄、池塘、坟地。蛙类很聒噪,因为食物多它们开心。家里的木框玻璃窗关死也有缝,蚊子们就能钻进来。所以我看书时的娱乐项目就是换这法儿地弄死它们,相信挺多人小时候都跟我一样这么变态过。

田里的蚊子,有些不吸血,但喜欢光。每当它们飞进台灯,拿硕大的英语书往灯罩上一捂,它们扑腾不了多久就烤晕了。进入游戏的任人宰割环节。现在用冷光源的弟弟妹妹们,一定没法想象45W白炽灯泡的威力和乐趣,说不定也没见过灯泡下小孔成像的“C”。

烤晕的蚊子还没死,卸胳膊卸腿儿卸口器太小儿科和血腥了,拿打火机压电陶瓷电火花发生器电之。干净利落无污染,还能活学活用物理生物知识。遇见停在铁壳灯罩上的,偷摸摸电另一侧,则能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

玩儿得多了,我就想,要是有这么一个东西,多省事。并排放置俩铁网,接上电池两极生成电势差,蚊子一遇上就导通,直接电毙。做成产品的话,堪称一条财路。我一度开始思索怎么勾引蚊子,也怀疑过电池的电压会不会不够。

后来事情没了下文,直到我陆续遇见灭蚊灯和电蚊拍。它们说明那时候我不是异想天开,只是眼识头脑没到境界。吾心甚慰。蚊子喜欢叮我看来是很有预见性的,可惜,电蚊拍在手,关二爷暴走。乐此不疲,百战不殆。


从广州南沙的氡瞎掰开去

以下文字,纯属扯淡,资料均直接来源于网络。

搞不好以后要去南沙混,外加连老板都开始喊南沙房价涨得快,赶紧看,我就不负责任好奇了下。没刹住车。

+++++++++++++++++++++++++++++++++正文+++++++++++++++++++++++++++++++++++

素闻南沙地界【0】,软土【1,2】和工业【3】是两害。软土好理解,冲积平原嘛,易造成地面塌陷、沉降,广州市内只有南沙整个区都面临该隐患【4】;工业就多为石化,想必影响空气质量啊。未曾想还有一害:土壤放射性超标:氡【5】超标【6,7】。

放射性氡可致癌【5】,不得不就此讨论下。新闻【6,7】和论文【8】指明南沙经济开发区和黄阁一带为调查区,而这一带因花岗岩分布较广而得以存在放射性土壤。那不靠近裸山裸石就是了?可惜不然,这些个文献还说,土壤还被拿去填海了。

悲催。除开文献里说的南沙经济开发区,填海最著名的莫过于南沙万顷沙镇和新垦镇。光看名字就知道,更不论一些文献了【9,10】。那,有更具体的区域吗?好像检索不到了,不过不妨妄加推理一番。

“填海”,只是俗称,查到官话是叫:“围垦”【11,12】。见到“围”这个字,是不是觉得有些熟悉?万盛围、罗冲围、天水围……搜到一贴:广府文化区地名的含义【13】,果然印证了猜想:“宋代以来在西江及珠三角各地,为防洪治涝而大规模围垦,于是以围、基为地名大量岀现”。那么,可以假设南沙地图上带“围”的地段都是填土填出来的了,也就跟前述放射性土壤扯上了干系,不过这个干系纯不纯就无从考究了。

以上是观望者的非严谨考证,切莫深究。神马?想看严谨的?请往最后看。

继续阅读从广州南沙的氡瞎掰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