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手不凡=追求完美?

好久没出校园,今天借由买礼物跑了出去,和寝室里另外两个有家世的弟兄。
出发之前漫无目的,本想去汉口,结果在武昌逛了一圈。

下午3、4点,走在武汉的街上,他们每个人手上的礼物已经以3件记,金额近百元,我呢?唯独多了根内存条,至于礼物可以说是两手空空,虽然那根条顶的过他们礼物的价钱。

甲:买个礼物有那么难吗? 我:我可以用4个字来形容:“出手不凡”! 甲:那我对你买的礼物很期待... 我:怎么找不到那种特别一点的店呢?

不承认这是自嘲,因为确实不想买那种到处都见得到的礼物,要是那样的话,买礼物是个n简单的事情。真的想出手不凡吗?也蛮矛盾,他们买的礼物也都很不错,我再去买也会买他们那样的也说不定。

“出手不凡”,这个突然想到的搪塞他们的词,莫非暗示我是追求完美的人?

“我要疯了!你做这么好搞得我快窒息了!”昨天把总结给环院的部长看了后,他发过来的一句话。又是追求完美的结果么?做事情认真仔细负责是我的习惯,说这句我不会脸红,但难道换句话说就是追求完美?

“完美”是个很遥远很崇高的词汇,我所想得到的只是“满意”。我并没有希望毫无缺憾,只是想让自己觉得这样可以了。有些东西我会尽量得找到,尽量做到,自己感觉不错就ok,虽然别人并不见得会认为好。也就是说,这不等同于“完美”,我仅仅追求自己满意,嗯,就是这样子,就算是自我辩解,自我敷衍...

最后的结论:买礼物对我来说是个困难的事情。

最后的想法:但礼物还是要去寻觅...希望这次我同样能做到。

部长带来的(一)

写在前面

不甘心平凡 不甘心毫无变化 于是 整了个部长 不后悔我当初的这个选择 虽然失去了很多 但也得到了很多……

部长 带来了翘课的理由

欲扬先抑 嘿嘿 第一个写写翘课

通讯是个需要时效性的工作 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又是写稿子发新闻比上课听讲容易的多 因而每每选择写东西 而翘去了无数节课

记得校会通讯部招新 我被拉去作面试官 面试刚进来的大一学弟学妹 也有大二的 校会副部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 当你的工作和你的上课时间有冲突时 你会如何选择 面完后 她跟我说 就喜欢那些能为做事而翘课的 足见 不论校会还是院会 翘课是传统

翘课了干吗 写稿子 晚了发不出去 做DV 这是个耗时耗力的事 估计翘了的课 都是为这两样 副产品就是 可以在人少菜多的时候到食堂吃饭 btw 冬天花在吃上的钱是越来越多了

那些没翘的课 多半也没好好听 做工作记录 想想最近有什么安排之类 稿子该怎么写 某些东西用photoshop该怎么画 乱七八糟无所不有 貌似作了部长 偶的时间有一半都是为这而去了 事情纷杂 各部门的活动 都需要报道 忙得不亦乐乎 心情不好 也是常事 虽然有大一的部员跟我一起瞎混 奈何本人总是放心不下他们作的事情 作了我还要再纠正什么的 so 自己承担的多了点 也知道他们不锻炼就不会进步 但看似他们也不乐于做这些琐事 于是恶性循环了 马上卸任 不知他们会怎么样 下届又会怎么样 都懒得关心了 because 身心俱疲 想歇歇 到时要我帮忙指点的 尽力就是

本人是锻炼出来了 发文字愈发的容易 媒体那边的人也认识的颇多 拜花在这方面的时间所赐 这些另述

太阳还8错 但天依然冷

我不够humorous?

在部长的群里 记得电气的部长 一女生 这么说了一句 抽儿啊 挺不错的 就是不够humorous 不然就perfect的了

关于这句 值得回味

我不够humorous么? 复杂 矛盾 打心里想 自己绝不是个不够幽默的人 不论是和班上的弟兄们 还是在qq群里 我并不沉闷

和兄弟们在一起 我虽然不属于能侃的那种 但至少不寡言 开开玩笑更是少不了

在华工部长群里 纯属活跃分子一个 几乎都晓得我了 年纪大了 被他们喊为“大哥”

思来想去 问题貌似出在和女生在一起的时候 内敛?矜持? 自己都不想用这些词来形容 不过 确实经常陷入寻找话题的窘境 想找出原因 想寻求改变 莫非只有多锻炼?

发现自己还是适合把思想写出来 不适合说出来 说需要思维敏捷 表达精准 humour更需要这样 而写的东西 可以慢慢思考 慢慢捋思绪 qq上可以想想该怎么说 再打字上去 和班上的人嘻嘻哈哈 刹是无所谓 但和不熟的人见面 在一起的时候呢 和女生呢 难道是顾忌了太多东西吗 别说偶有心理障碍 虽然据说大部分人都有这个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