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够humorous?

在部长的群里 记得电气的部长 一女生 这么说了一句 抽儿啊 挺不错的 就是不够humorous 不然就perfect的了

关于这句 值得回味

我不够humorous么? 复杂 矛盾 打心里想 自己绝不是个不够幽默的人 不论是和班上的弟兄们 还是在qq群里 我并不沉闷

和兄弟们在一起 我虽然不属于能侃的那种 但至少不寡言 开开玩笑更是少不了

在华工部长群里 纯属活跃分子一个 几乎都晓得我了 年纪大了 被他们喊为“大哥”

思来想去 问题貌似出在和女生在一起的时候 内敛?矜持? 自己都不想用这些词来形容 不过 确实经常陷入寻找话题的窘境 想找出原因 想寻求改变 莫非只有多锻炼?

发现自己还是适合把思想写出来 不适合说出来 说需要思维敏捷 表达精准 humour更需要这样 而写的东西 可以慢慢思考 慢慢捋思绪 qq上可以想想该怎么说 再打字上去 和班上的人嘻嘻哈哈 刹是无所谓 但和不熟的人见面 在一起的时候呢 和女生呢 难道是顾忌了太多东西吗 别说偶有心理障碍 虽然据说大部分人都有这个障碍……


进校823天感悟大学真谛

上大学前 曾听说 有的人走学习的路 只把学习搞好 别的一概摆第二位有的人走社交的路 参加各种组织、活动 扩大自己的交际范围 学习摆第二位 第一种人学到了知识 第二种人锻炼了能力 当时觉得各有利弊 大学中 真正该干的是什么 也许在大一大二的时候 我们并不知道 那时没有就业升学的压力也就不知道个人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优者参加活动 发展兴趣 劣者自寻堕落 无所事事 今天 我进大学823天整 大三学生一名 正是思索方向出路之时听得一位同学之话 结合自身经历 顿觉悟出大学真谛 一吐为快

大学中锻炼的能力,到了社会一两年就可以培养出来

越来越觉得这句话正确了 今天这位可以说能力锻炼到极至的牛人又提到了这句 社会工作诸如社团媒体 学生会之类 大一大二的时候可以热心参加一下 毕竟时间较多 参与了确实觉得获得锻炼 有所充实 不过 像他这样已经做多了这方面的事情了就看的很轻了 也认为这些所得的能力 只要步入社会 同样可以得到 只不过是个早晚的问题

大学中,最重要的还是要掌握点硬本领

大学中可以得到什么 能力 知识 想想这两个在大学以后还能得到的是哪个我一定选能力 之前也说了 在社会上 参加工作 同样可以锻炼自己的能力 但知识呢 本领呢 走出大学了 还有这个机会么 没有了 图书馆没有了教室没有了 在职求学的不在少数 还不是知识不够 本领不强 诚然 那些社会工作可以给你带来荣誉 地位 但这没有长久的作用除非你在某个组织里作到头把交椅 作第一把交椅的 自然可以得到很多机会 益处 这时值得你为这个组织这个工作付出更多但真正有几个作到了第一把交椅呢 我这位同学作到了 但他也坦诚 锻炼的能力出了大学还是可以得到 但要是没学到本领 出了大学 就玩完了 所以说没有在位的 不在要位的 应该把自己更多的时间 放在学习本领上 使某领域上自己强于周围人 才是重要的 走出校园时 自己毫无强项 哪里来的竞争力呢

记得也看过个贴 说大学中一定要实现的多少多少条其中一条是一定要让自己在某方面强过周围任何人 确实是要这样的 当你英语比别人好时 当你计算机比别人优秀时 甚至当你某一科名列前茅钻研颇深时你就可以继续发展这个方向 你就拥有了别人无法比的优势 有了本领 自然可以从容走下去

昨天听一优秀团员报告会 有一本科签到上海 年薪10万 因为计算机方面的突出 纵想 一主席会说话 会开会 会组织活动 别无他处 能找到年薪10万的工作么 不是说作技术的一定吃香 但有技术的 只要不落伍过时 就不会把自己饿死

我 大三 一小部长 投入学习的时间是少了 但为时不晚 要是读硕 还是有很长时间 可以学习本事的 本身在某些方面就不差(嘿嘿)

理科的 虽然作通讯新闻的工作 可是还是不会写文章 郁闷……


无题
劲然傲霜雪,
一笑对月风。
挥泪斥方遒,
万世寡为空。

一个多月前,洗衣服的时候写了这么一首诗,当时心情小好,突发齐想,凑出了这么4句话。

一直以为,“诗”和“诗人”这些词汇与我没有交集的,如果上面那个东东可以称为诗的话,那这个交集就已经出现了。实际上,写的时候仅仅为了押韵,也没想反映个什么主旨啊,思想啊之类,顺其自然,想到什么是什么,于是乎她诞生了。

现在想想,也许这个东西反映了一些我潜意识里的东东,感觉上很是有“孤高冷傲,怀才不遇,不染尘世”的意味。莫非我是这样的人?有点点......

昨天又想起一个比喻…有些人就像一滴红墨水…掉进一杯清水里,他会尽自己的力量染红这杯水,哪怕最后这杯水的颜色仅仅是很微弱的变化…但红墨水知道…他在改变这里;有些人就像一滴清水…掉进一杯墨水里,霎时间被同化,分不出自己与别人,完全连成一片……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想我是红墨水,这么长的时间来,我一直在默默做着些别人不做的事情,不求别人帮助,也并没告诉大家,估计只有寝室里的弟兄看到我在那里忙碌。我努力使一些东西得到一些改变,但这改变只有我自己知道,别人是几乎没几个知道的,就像滴了滴红墨水的清水一样,只会红那么一点点,甚至觉察不出,但红墨水自己知道,他改变了这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