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一)

sea-www.xuchi.name

“大海啊,全是水~骏马啊,四条腿~”——观海有感(盗用)。

小时候我见过大海,5岁或是8岁。在连云港的海滩,还没旅游开发,荒芜人际,只有海浪孤独的声音。那时的我,似乎还是对沙子比较感兴趣,玩到涨潮浸湿了裤子。

长大了,出海科考,我随船跑到台湾和菲律宾间的吕宋海峡,日夜以海为伴。方感到大海的壮阔与美:那是一种海天之间的美,和沙滩椰林的热带美完全不一样的。

晨光下,一片柔和,云如棉絮。日光下,海水蔚蓝透彻。黄昏时,滚滚火烧云如在手边,海面灿金点点。月升之时,寥寥数星点缀,海上银光泛泛。即便台风黑格比迫近之时,海雄伟的自然力也是美的。

作文写到这个地步发现不会收尾,算了就不给这儿花痴了,待续待续,囧。


天去了趟港口,迎接实验三号考察船夏季航次凯旋,看着硕大的船抛锚、进港,不禁开始想像那些海上丰富的景象,猜度师兄们经厉了怎样的冒险:是惊涛骇浪中与命运的抗争,还是娴静得伴着海鸟吹着口琴?是发现食人之鲨的惊惧,还是偶遇美人鱼的惊艳?海与天一样,是值得人们冥想的神秘之物,她留给了人们太多的悬念与畏惧,就像加三里的海神Calypso幻化为成千海蟹(还好不是河蟹)一般,不可琢磨,不可冒犯。

想我与海的亲密接触,似乎很早,已经记不清是五岁还是八岁了。随父母去了江苏连云港,一个地名颇似天边的地方,我在那里见了第一眼海,也只知道这是大人口中说的海,平静而广阔。倒是对海浪记忆深刻,一是照相时涨潮,被拍打在礁石上的浪花吓的掉头就跑;二是玩沙子的时候全然不顾潮水浸湿自己的衣裤。寄居蟹也是好玩儿的,背着尖角的小壳在沙滩上奔走。最痴迷的要数满眼的沙,比工地上的沙堆大的多,有水有沙,盖起防洪大坝,却顶不住海浪的一次冲刷。按成功人士的人生轨迹,我似乎该去研修水利,以继续儿时的趣味,之后去清华,再而转入政界,可我却跑去了物理,看来不是成功人士的料。

师说下次出航可能会去印度洋,上来就两个月的远洋航行,心里直哆嗦。但愿以上种种想像实现其一就好,只要别长吐不起。师兄说胖的矮的人比较适合出海,我这样的怕是最惨,唉,长叹息掩涕兮,叹民生之多艰。

Blog Day 2007

8月31日是BlogDay,盗盗说没有节日氛围,我就来烘托下。茫茫Blog之里挑出五个以示推荐,多出于私心,严重慎入:


草莓周刊:即便你再忙,每半月看看这个,就能对周遭的事况有个大致了解,密集型链接的形式,又可让你进一步探究,看一看何乐而不为。


RSS相关:我的另一个站,写一些关于RSS的东西,想知道RSS是什么的朋友,可以仔细看看。


WordPress主题中文站:最近我加入的一个组织,推荐优秀的WordPress主题模板!


彭雷的Chronological Posts:每每看他的文字,就能让我的思絮由线上飘转到线下,学文之人笔触的魔力不可小觑。


网络研习者:华科的学弟,写网络营销,个人成才相关的,观点比较专业。

Technorati Tags: ,

Powered by Scribe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