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书店 窥斑见豹

Target Locked ,成行,然后一定要补完所见所想。

大四左右,开始对书本文 字间传达的思想有所兴趣,涉猎的题材也多为或影射现实、或本就着眼现实的敦促思考类书籍。说来奇怪,武侠性质的小说一本也没看过,却同样因文字的力量而对 书抱有好感。渐渐的,逛书店也成为乐趣所在,而评判一个书店好坏的标准慢慢过渡到了其有没有《读库》。不是《读库》这一系列书异常的好。而是说《读库》是 一个合适的下限,有《读库》说明这个书店的定位比较文艺,同时偏门如《读库》都有所收藏,那么肯定有很多值得一读的书星罗棋布于店中。最近正在考虑要不要 把下限降至《格列佛再游记》,能收藏这本书的店,眼光一定格外独到。可惜还没找到有这本书的店啊,当然,除了网店。

到广州。豆瓣网上以广州品牌书店而自发构建的粉丝小组居然有五六个之多,我所逛到的也就三四家而已,本想写广州书店一览的念头只好作罢,否则有被羊城人民丢臭鸡蛋的风险。又不得不感叹羊城人民的幸福,有诸多优秀的书店供他们享用。

学而优

在广州去的第一家书店,中大西门旁那家旗舰店,从我这里步行即可,比较近。两层的建筑,布置得比较有格调,店里放着舒缓的轻音乐,书码放的整齐,顾客也不 多,环境是非常合我胃口的那种。藏书更是足以让我断言,这是全广州很不错的地方之一,不求全,但求精。从偏技术偏管理的《搜》、《长尾理论》、《撬动地球 的Google》到思想性文学性的《野火集》、《神了》、《读库》,纵然我的眼界只集中在这几本之上,但一家书店将这些都囊括其中,已经比较鲜见了,至少,武汉基本没有这样的店。

层主营主流读物、文学类,最里面则有经管和计算机类书籍;二楼则首先是三联和商务专架,然后是历史、法律、 传媒、艺术类图书。书架之侧,贴出最新上架的新书,销量榜上的畅销书,按区域分类,比如“历史类书籍销量榜单”,其上还有吴思的《隐蔽的秩序》。闲来无事 想到书店逛逛的话,这里会成为我的首选福地;要掏钱的话,还是会倾向网购,毕竟这里是按原价售书。

博尔赫斯

个非常牛的名字,搭配一干人等的推荐;第一次的擦肩而过,直至站在书店之外感叹其外观的别致,无形间已经将我的期许拔高了许多。

去这间书店的时候正是中午,一路上和一位姑娘保持路线一致,在有种跟踪良家妇女的莫名之中一直到了书店,悬疑随即化解:姑娘是来换班的,接替一位老者。一人到岗,一人离去,片刻之后安静下来,只有视线从书册中捋过。老实说,和期许十分的不符,店子不到十平米,架子上的书又集思想性、逻辑性、文艺性、学术性于一身,实在不适合我这样的非专业顾客,倒是比较适合学究。视线随之转移:书架之上的海报、相框还有一些贴着石灰、露着水泥的砖石。好奇的向那位姑娘求 解,这些砖石有什么特殊的意义,答曰:“第一次拆迁搬过来就放在那里了。”过高的期许之下,这样的回答不会让我认为是书店的质朴,倒是觉得是对我希冀的摧 残,有点讨无趣。如果是我,我会说的更文学一点:“为了纪念书店的第一次搬迁。”

是听说这里经常举办文化学术活动,以此闻名,没能亲见。别人拍的书店见这里这里

必得书店

了老远,终于到了天河购书中心,可能周六的缘故,人山人海。一楼什么都有;二楼教辅,少儿读物;三楼社科,还有三联专店,倒也能找到《读库》、《神了》、《野火集》,但书多人多,体验就差了;四楼专业书;五楼个体。层层净化之后,购书中心五楼的顾客已经稀少到刚刚好的程度。而必得书店亦不与经法考证店铺为 伍,在角落里偏安一隅。

之前,并不知书店之名,只见网上说中心五楼有不错的去处,便找到了必得。店子稍显拥挤,却独具特色,书籍和杂志 都比较精到,老板娘果真有眼光。问可否有折扣,老板娘说凭书而论,随手抄起一本《读库0701》,答曰九折。欣喜的是终于找到一家可以打折的店,悲哀的是 路费绝非可忽略成本,还是网上买吧。

里有别人拍的书店照片。五楼之上,还有一家红枫叶书店,也可以去逛逛。

广州还有几家口碑不错的书店,比如唐宁书店,还有缺书店。尚没去过,困惑于地下铁和公交车的周转,怕舟车疲惫连累了发现的惊喜和逛店的兴致。这里给出的都是各自豆瓣小组的链接,活跃的帖子总比生硬的网站要亲切,信息也比较周全。不禁想到,顾客之中,上网的有多少,上豆瓣的又有多少,却汇聚起人气积攒出口碑, 从中可悟出两条经营之道。一是在豆瓣这样的地盘上挖个坑,来来往往的朋友如若发现自己曾去过的书店,尚有组织可循,必会进来看个究竟,这时店家贴一些进 货、销榜、折价、书评之类,自然可以笼络起一片Fans。二是有书店网站也好,有豆瓣小组也好,顺反向链接而上,凡有blog提及,店家留言答谢,说的堂皇点,这叫突显人文关怀。如若有书店站长组长看到如此idea,拿去受用,别忘给我办张会员金卡,我定经常前去捧场,o(∩_∩)o...

Technorati Tags: , , , ,

Powered by Scribe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