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的情人节

鼠年的情人节

[audio:http://feelyoung.xmu.edu.cn/home/chem0202/blog/showblog/attachments/month_0510/peini.mp3]

不容易有资格过Valentine's Day了,可惜Honey不在身边,送歌一首,彭靖惠的《陪你》,愿Honey无论我在不在身边,无论是否是情人节,都要开心;愿所有听歌的朋友都能情人节快乐。

实我觉得鼠年情人节最该配的图是这张,嘿嘿。

不可承受的生活之轻

知道你是否发过这样的感慨:谁谁16岁就奥运冠军啦,谁谁18岁就唱TROY主题曲啦,谁谁谁21就赚了大笔钱啦!我是有的。想想人一生下来一无所有,之后就开始在生活的一夯一击中,走出迥异的方向,这真是个奇迹。而且,生活总是能让人无比惊愕。初中同学聚会,居然传出某某都离婚了的消息,被打趣为:看!人家都离婚了!愣是让我哑然陪笑。二十来年的时光,就将人与人修饰的这般不同。

大学里出来,经过两次同学聚会的高潮,伴随周遭空气成分的巨变,忽然百感陈杂了起来。单单一个研究生头衔,即可从大学寝室里的“不值钱”,摇身一变成为高中同学逃避聚会的借口(暂且不论这借口的真假),再瞬间套上光环成为初中同学眼中一生都不可企及的幻像,我只能说这氛围的转变,魔术般的,将漫不经心、蝴蝶效应似的生活塑造力突然暴露在我面前。

我们就这样依靠着父母,年少张狂,意气风发,过着随心所欲的日子,偶尔无病呻吟,把碌碌无为这四个字诠释到淋漓尽致。

前在Penglei那里看到的文字,不禁让我觉得,在对别样生活状态的不知情中,我是安逸的过分了,而生活轻描淡写的将我引领至此后,又将其他人引领到了别处。这样写,我把生活归为了主动者,是在逃避责任,因为我质疑,这种触动能坚持多久?窝居家中之后,这触动是否又会沦为隔靴搔痒一般?

安思危。当没有比对,当我就这么轻飘飘随生活而去,当一切重归自然而然之时,我要怎么开启“思危”的步骤?有人说“生活就是强奸,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我觉得,生活也许更像迷奸,怎能让你有反抗的念头。

转张图算了,标签:情人节、大学。祝节日快乐貌似没什么意义。真正过节的,不是在街上就是在床上,谁TM在网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