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二)


兀自给前一篇加上了“游行”的标签,却还没写到,特在这篇交代吧。“游行”这词儿挺敏感的,搁和谐社会,这得改称“散步”,即便如此,散步的后果还是很严重滴。另,纯为记录毕业的疯狂,其实对看官来说基本没意义。

加之前,我对毕业游行的态度挺模糊的,加入与否的天平不知道该向哪里倾斜。印象中有新闻的学妹说,怎么还不游行,觉得不习惯,诧异完毕,游行的事就抛诸脑后了。

业生晚会时,舞台上的同学卖力得挥舞着旗帜,淋漓得释放着主人翁似的激情。这种情绪的渲染、旗帜的指引,加上晚会之后路上熙攘的人群,游行的迫切感似乎传播的特别快。转眼间,在22点半左右(6.21),楼下的各院系旗帜下就聚拢了好些人,喊起了口号。本着不甘示弱的集体主义精神,我就这么被召集了下去。四下相望,有抓着矿泉水瓶儿的,大号小号都有,有拿着不锈钢饭缸和勺的,有镐着脸盘儿的,还有扛着18升饮用水空桶的,直接印证了我属于两手空空毫无准备滥竽充数那种。不管算不算集体无意识,难得一次合情合法发泄发疯的机会,我就顺势找熟人抢了点儿家伙,该闹腾的时候就得闹腾,该享受的时候就该享受。一院系一队伍,先绕紫菘公寓群一圈儿,敲家伙自不必说,口号是“物理物理,永远爱你”,意外吸引了几位物理大一的MM跟着我们一起傻乐,口耐的孩子们。

23点半左右,狂热依旧,紫菘各院系开始组织长征,杀奔2公里开外的东校区韵苑公寓群,谁让我们都是从那边搬到西边来的呢。一路上有说有笑有打有闹,提点三处:班上一猛男从路边抄了个铁皮垃圾桶,临时当战鼓使唤,据说事后还残璧归赵了;每每望见其他院系的旗帜队伍,立即招手舞旗,梆鼓辉映,有了长征两公里,怎么能少了会师的感觉;化学化工的俩MM扛着大旗,打起头阵,物理这边却性别单一,数来数去能赚点眼球的,只剩些个裸男了。

伍安静得穿过主校区的教职工区,进驻子夜过后的韵苑。口号都已议定好:“韵苑韵苑我爱你,我的大一在这里;华工华工我爱你,我的青春在这里!”;路线自定,大一时我们所在楼栋,韵苑几栋主打的女生楼,爱因斯坦广场自是肯定要拿下的。不曾想韵苑这边自有计算机、电信的游行队伍,两军交错少不了又是击掌相拥。也就是这儿,事后我被人扣了个“乱抱计算机小MM”的帽子,我倒是无所谓,抱了又能咋样,只是那人确实是个男的呀。言归正传,若干裸男存在的物理队伍拉到曾住过的韵苑18栋楼下,不禁触景生情,要哭嚎一番。性别单一的结果是口号稍稍露骨了点儿:十八栋 我爱你,我的初夜在这里。说的也绝对是事实,好在18栋住的是同性,不然发疯中还得拐带着点儿发情的味儿。楼里有哥们儿飙出一句“喊得什么,听不清”,没搭理,我们负责喊,你们负责听不清就是了。随后,集结的队伍在17栋、5栋公主楼前继续招摇,路边的警车强烈的映衬着我们游行队伍的强势存在。时值1点。

路返回自不在话下。只是后来的事情也挺蹊跷,自组织行为下聚拢了七人跑到建校纪念碑下打了一晚上升级,其中算我一个。躺在大理石地面上,望着脑袋顶上的“四年顶个球”,这经历怕是没几人拥有吧。凌晨六点多钟,七人翻西门而出,吃了早点,再翻墙而入,活脱脱不走寻常路。

至于此,想是很好的符合了“毕业生”三字,这称号的昭示之下,人见了也会敬三分,避三分。既然有了避让,何不赏脸疯上一把。所以事后总结,这游行值得参加。一是,发疯发得合情合法不招人嫌,爽一次还有益身心健康。二是,那份罕见的热情,有别于现实冷漠、可招手可击掌可相拥的热情,所感所染必会追忆。

另,所谓“学位门”事件最近在网络上沸沸扬扬,白云黄鹤HS版、GS版竟短暂只读,而后新浪博客首页,天涯头条,猫扑头条,校内网广场头条,一时影响不小。本不想提,但我毕业不久母校就发生这种事,甚至威胁白云的存在,还传出谣言,让人不得不持续关注。希望事情可以妥善解决,利益攸关的学生和生事者都该修善其身。


毕业了(一)

黄鹤楼
(唐) 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首诗形容HUST每届毕业生的离愁,怕是再合适不过了。这些天在家里,有学妹在Q上说,时间过的好快,师兄们一个一个的都走了,言语中露出哀伤,很是契合崔颢这首诗中的调调。回想这毕业的几天,离愁之于我,仿佛只是一刹那一恍惚。那还是25日晚,和通讯部的朋友们K歌之后,第二天就要离开的我,坐在taxi上,望着一路闪过的街景,怆然得泪眼迷离,要不是有04级的天翼在,我也许就泪流满面了,他应该没有看见我的泪花。

是班上第一个离开的,饭否上留下了我这样的一段自我鉴定:“毕业时,应该最后走的。可以从容的和每个人说再见,可以见证寝室的空荡,可以拥有诸多次离别。而这诸多次,没准儿可以将离愁稀释到无足轻重。”最后一句,是传说中的自欺欺人,因为早走很像是一种逃,逃避、逃脱、逃难的逃。逃,兴许会是一种遗憾。

此前,倒是有许多疯狂的有趣的记忆。

学位授予仪式
没照单人的学士服照片,因为个人感觉实在太矬了


十号领学位证,一个个套着学士服,恭听最后的教诲。完事后有人语:学位授予仪式,一个字:假;大学四年,一个字:混!也有人语:四年大学就是把流苏从右边折腾到左边尔。晚上的班撮,自是觥筹交错。


照片转载于华中大在线


十一号毕业生晚会“同歌同行”,毕业生激情释放的官方版。总是觉得当一群人拥有共同的头衔时,共同利益的超距作用就会立马把他们笼络到一块儿,做一些外人看起来挺矬,自己却快感于其中的事情。这晚会上,我如此,甘愿如此,大家也如此。为旗帜欢呼,为口号呐喊,甚至全力打造“荧光棒雨”送给光电,只因他们那欠揍的口号:“我们来的时候最强,走的时候也要最强”。

待续...

Powered by ScribeF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