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ptop breaks down

GiGi说的好本儿在前些天再也进不了系统了,开机后软驱灯常亮,屏幕没反应,硬盘灯不闪,也听不见硬盘转。所以我又一次来到了惠佳数码的单元楼工作间,现在正边等笔记本儿修理,边用他们的本儿敲下这些字,感谢无线网络。

好在有空调吹,有音乐听,有本儿玩儿,有Honey可以想,外加我的良好心态,这事儿也不算什么。买二手本儿,早晚都可能出问题,所以一定要买本地的,想修也容易,只要不修出CGX门就行。

现在呆的屋子有两位年轻的技术人员,看起来比我还年轻,一直在天花板摄像头下勤勤恳恳,桌上脚边一坨又一坨的散件加工具,万用表,可调电源之类。就我一个挺想知道他们薪金如何的闲人,和他们的工作态度相比,似乎我差了老远。可是他们仍然会说,他们是书没读好,才在这里辛苦。

如果能修好,打算把硬盘升级到60G,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能白来。所以以后还是XP和Ubuntu的双系统好了,但放些私人资料和急用的东西还真是不保险,没准儿什么时候就又down了,只能保持良好心态的同时干瞪眼。

无聊日志附抽筋儿虚构无聊打油诗《伏天》一首:

日照香炉升紫烟,夏满芒夏暑相连。老太热倒人行道,只怜无人敢救援。

Update:升级60G+维修共花300米,另,热烈祝贺该笔记本自购买日起无大故障运行44天!望此后能打破该记录!


乌班兔

刚弄到本儿时,还是有瘟豆子叉屁系统的,所以折腾了几天士兵突击。还没看完,我就把瘟豆子砍了,直接引进了乌班兔,开始折腾这只兔子。

Ubuntu

虽然现在还停留在对着教程在终端里复制粘贴一气的程度, 但折腾这只倒霉兔子也算有趣,因为它长得和瘟豆子比较不一样。之前看一师兄对着黑乎乎的命令行界面一阵high敲,觉得特神秘,现在也吸引不到我了,不就是控制台嘛。

之前没网,天天从办公室拷deb回来装,真是痛苦死,一气之下买了交换机,即便绑MAC绑IP,还是弄到了室友的网络,所以目前兔子被折腾成了这样:看突击不成问题了,可以QQ啦,还拿微软雅黑美化了下,并且装matlab成功,不容易啊。下一步想给兔子喝点WINE,让丫能吃点儿瘟豆子的程序,比如迅雷啥的。不多说了,上个桌面:

Desktop Screenshot

PS. 全面更换各应用和服务的头像,好像有很多要换哦。

Ch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