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语录一

发现自己并不仅仅只缺管理自我的勇气和毅力,更缺管理自我的驱动力和自始至终的热情,以至于很多时候一些小计划难以为继。生活应该更hight一些,困难是关卡、通关有奖励!
很多时候,得有些目标,做些努力,多些耐心。你觉得重要的事,那就现在开始做,即便一开始慢些,混乱些,但坚持下去终会清晰,小如读一本难读的书、大如掌握一门吃饭的手艺。
重燃生活之激情。你想到的是乐趣,终将得到乐趣;你想到的是麻烦和悲剧,终将得到的是麻烦和悲剧。想想这么一条路:挣票子、旅游、玩车、挣更多的票子、环球旅游、玩更好的车。得暗示这是一条给你准备的路,以及做好上路的准备。好好玩!要活着!
立足个人之潜能和兴趣才是个体奋斗之方向,即便在这期间需要和各种集体主义(国家、族群或教义)妥协和交易,毕竟这个世界秩序是历经几次大集团的利益斗争后达成,与规则相比,个体势微不足一提。但心底必须清楚前者才是目的,后者只是途径,不要自己傻逼了。
都是能力不足,才会手足无措吧。所以与其单纯安抚脆弱的廉价伤感,不如多理智的学学技能,无论工作、感情或是生活,去享受摆平一件件麻烦事带来的征服感和宁静感。
真能叫醒一个成天萎靡不振的男人的只有理想,只有理想才会真的引起他的野心和乐趣,才会在他心中建立一套他会遵守的规章准则。懦弱、疲惫和分心都会消弱这个家伙践行理想的力量,若你是这个家伙的朋友和伴侣,请在他孱弱是给予勇气、紧张时让他休息。繁杂时助他专注,他即便不说,心底也会感激不尽
畏难、疲惫、分心貌似是我所有半途而废和停滞不前工作前的三座大山。注意技巧、由易入难、平和心态;保持深入的热情,享受预期成果的喜悦,以及规律科学的作息;专注,再专注些,并每天睡前反思回顾来纠正。我只能如此每天念叨自己了。
互联网如此深入自己的生活,可在手中完全沦为享乐工具,放眼望去关注的都是别人的笑话和自己的欲望。难怪人生低迷如此呢。生存恐惧的确是很多中国年轻人当下在意的事,也的确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但这又怎能成为自己逃避放逐的理由。得和懦弱打一架。
必须勤奋、必须养成自己独立工作习惯和技巧。强制性达到一种高效率、持久和高执行力的惯性状态。而不是花费时间在这件事上就纠结懊悔。这件事念叨了很多年了,我得很有耐心的逼着自个继续念叨下去。
但一个人独处时,当独立工作生活时,必须控制我的情绪心态和行为、规划我每天的日程和阶段性任务。做到不失控,不随波逐流,不怨天尤人。花一年时间训练自己。我必须要为自己负责。搞不定就去读书。
乐观,积极,行动,缓慢。我操,说起来这么简单的几个字,混了几十年还是不会。
所以不要拖延,不要指望一直不热身,最后一刻就一定会满血满魔的出现神迹,不要太自信所谓潜力。
创新者所遇阻力极大且终所获极少,反复多次,一旦成功便是扎实一步。守旧者自身动力极小且所获颇丰,衰减趋势并非直线,但一旦出局便决无生路。问题是谁能撑过此消彼长那段路。
不能只要忙,更得学会忙里偷闲,学会人生豁达,以及豁达之后的乐观欣欣然。
人事关系的处理都需要提前分析局面、权衡筹码、心里有一个目标之后才开始行动和说话。很多时候我们笨、懒、全凭着性子和惯性来做,惹了麻烦,自己安慰别人推托说就这性格。清晰些、慢些、细致些总是万全的。
给我一件具体琐碎小事一个规定时间,我能完成的很好。大把时间内给一个宽泛的任务,我却没法有任何进展。说白了就是学习习惯和能力的弱智体现,不能改变的话,这辈子只能打小工了。 要相信自己的潜力,坚定执行的意志力。
这个夜晚,小伙子们,有情人的一定要拉出去溜溜,去弥补射手岁月里的苦逼惨淡和惆怅,即便这街上到处人很多,商人更多,那又怎样。这个夜晚,大姑娘们,能失身的就不要只是湿身,若已失了身,就请放纵到失声。人类没有癫狂,世界将会怎样。
2011-02-14 23:42

大师兄说的没错,我们这代人安逸久了,习惯逃避和拖延。在这个成家立业的年纪,越来越意识到这是种病。一一年一季度已过,回想所得,和展望剩下的三个季度,比一零年同期要清楚些。有进步是好事,哪怕不多。时间紧迫,不容彷徨,keep pondering.

麦子童鞋容我收藏下他在饭否上对自己励志警世的句子以学习自勉(乱序):

发现自己并不仅仅只缺管理自我的勇气和毅力,更缺管理自我的驱动力和自始至终的热情,以至于很多时候一些小计划难以为继。生活应该更hight一些,困难是关卡、通关有奖励!

很多时候,得有些目标,做些努力,多些耐心。你觉得重要的事,那就现在开始做,即便一开始慢些,混乱些,但坚持下去终会清晰,小如读一本难读的书、大如掌握一门吃饭的手艺。

重燃生活之激情。你想到的是乐趣,终将得到乐趣;你想到的是麻烦和悲剧,终将得到的是麻烦和悲剧。想想这么一条路:挣票子、旅游、玩车、挣更多的票子、环球旅游、玩更好的车。得暗示这是一条给你准备的路,以及做好上路的准备。好好玩!要活着!

立足个人之潜能和兴趣才是个体奋斗之方向,即便在这期间需要和各种集体主义(国家、族群或教义)妥协和交易,毕竟这个世界秩序是历经几次大集团的利益斗争后达成,与规则相比,个体势微不足一提。但心底必须清楚前者才是目的,后者只是途径,不要自己傻逼了。

都是能力不足,才会手足无措吧。所以与其单纯安抚脆弱的廉价伤感,不如多理智的学学技能,无论工作、感情或是生活,去享受摆平一件件麻烦事带来的征服感和宁静感。

真能叫醒一个成天萎靡不振的男人的只有理想,只有理想才会真的引起他的野心和乐趣,才会在他心中建立一套他会遵守的规章准则。懦弱、疲惫和分心都会消弱这个家伙践行理想的力量,若你是这个家伙的朋友和伴侣,请在他孱弱是给予勇气、紧张时让他休息。繁杂时助他专注,他即便不说,心底也会感激不尽

畏难、疲惫、分心貌似是我所有半途而废和停滞不前工作前的三座大山。注意技巧、由易入难、平和心态;保持深入的热情,享受预期成果的喜悦,以及规律科学的作息;专注,再专注些,并每天睡前反思回顾来纠正。我只能如此每天念叨自己了。

互联网如此深入自己的生活,可在手中完全沦为享乐工具,放眼望去关注的都是别人的笑话和自己的欲望。难怪人生低迷如此呢。生存恐惧的确是很多中国年轻人当下在意的事,也的确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但这又怎能成为自己逃避放逐的理由。得和懦弱打一架。

必须勤奋、必须养成自己独立工作习惯和技巧。强制性达到一种高效率、持久和高执行力的惯性状态。而不是花费时间在这件事上就纠结懊悔。这件事念叨了很多年了,我得很有耐心的逼着自个继续念叨下去。

但一个人独处时,当独立工作生活时,必须控制我的情绪心态和行为、规划我每天的日程和阶段性任务。做到不失控,不随波逐流,不怨天尤人。花一年时间训练自己。我必须要为自己负责。搞不定就去读书。

乐观,积极,行动,缓慢。我操,说起来这么简单的几个字,混了几十年还是不会。

所以不要拖延,不要指望一直不热身,最后一刻就一定会满血满魔的出现神迹,不要太自信所谓潜力。

创新者所遇阻力极大且终所获极少,反复多次,一旦成功便是扎实一步。守旧者自身动力极小且所获颇丰,衰减趋势并非直线,但一旦出局便决无生路。问题是谁能撑过此消彼长那段路。

不能只要忙,更得学会忙里偷闲,学会人生豁达,以及豁达之后的乐观欣欣然。

人事关系的处理都需要提前分析局面、权衡筹码、心里有一个目标之后才开始行动和说话。很多时候我们笨、懒、全凭着性子和惯性来做,惹了麻烦,自己安慰别人推托说就这性格。清晰些、慢些、细致些总是万全的。

给我一件具体琐碎小事一个规定时间,我能完成的很好。大把时间内给一个宽泛的任务,我却没法有任何进展。说白了就是学习习惯和能力的弱智体现,不能改变的话,这辈子只能打小工了。 要相信自己的潜力,坚定执行的意志力。

这个夜晚,小伙子们,有情人的一定要拉出去溜溜,去弥补射手岁月里的苦逼惨淡和惆怅,即便这街上到处人很多,商人更多,那又怎样。这个夜晚,大姑娘们,能失身的就不要只是湿身,若已失了身,就请放纵到失声。人类没有癫狂,世界将会怎样。(2011-02-14 23:42)

豆瓣:该不该逃离?

总是不断有小事发生啊,最近两个我很喜欢的blogger之间,起了点争执。一位是Penglei,很会体察感悟生活,非常难能可贵;一位是麦子,眼光独到思想深邃,也是少有的人物。争议和豆瓣有关,本想说他们争论是否要逃离豆瓣,我怕驽钝参透不了他们的本意,有兴趣的可以看这个贴

在之初,我本想说:Penglei是基于自己个人体验的立场,他没有权力要求所有人都和他一个鼻孔出气,但他有权力选择离开,也有权力去表这个态, 这就是那个贴出现的缘由;麦子是基于将小组视为社会样本的立场,欣喜于言论越丰富,无论其所谓2B与否,都更逼近社会现实,但也无权干涉别人的好恶和选择 离开的权力。不同的立场和角度,奠定了看待事物所呈现的不同的观感。你们两个本就不该也不能就这个问题争执下去,想离开的离开便是,该欣喜的欣喜便是,事 情就此化解。可是麦子的一封Mail,让我的眼界从化解争执上不由得转到了更高远的地方,邮件如下:

想清楚了一个东西:我争执的点在于文章中透露出泡论坛的心态问题,而不在于具体Penglei闪不闪这件事。

说大点就是丫(以及我们自身很多潜意识状态下)有点精英思维,”左”的感觉:总觉得人多就杂,不好驾驭一群乱民,不如几个知识分子凑一块商量的爽快,不相信投票,鄙视抱团。

而我的价值观中几个基本的要素:其一是我相信社会属性本身是复杂混沌混乱的,其二就是相对于精英我更偏信于乱民,其三就是我认为如果不施加外力,那 么存在的本身就是合理的,甚至自然的,在这些行为上犯不上用”傻逼”或者”道德”去漫骂,相反确是要学会接受的。否则人会长期处于一种愤怒不满意的状态, 显然,这样对身体也是不好的:)

所以基本而言,看见有上述思维做后盾的,我都会情不自禁的说几句。属于纯粹的下意识化,以至于有时候无厘头。

ps:在老牌民主英国,默多克收购太阳报后把丫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有巨大发行量的小报,很多知识分子是不齿于这种报纸。而想象着各地都市报的小调调,我估计也不会欣赏这种报纸。

但,正视这种小报纸,或者大论坛,简言之”乱民思维”的存在却是必须的。尤其在我们这个从来不缺精英独独缺乏乱民的国度。适当的状况下,还应该培育他们。否则,谁和那些精英们扯皮去呢?

逃避是权利,但不明智。

先就邮件的文字作个小探讨:说“不相信投票、鄙视抱团”可能有点过,只能说是延展开来而不局限于Penglei。而关于“精英”和“乱民”,同样涉 及到个人对这两个词的定义可能不同的问题。何为“乱民”?何为“精英”?“精英”能不能同时也是“乱民”?这所谓的“乱民”有没有培养价值?也就是说,如 果“乱民”不够格,水平比较低,乱不到你想要的刀刃上怎么办?或者说能不能让“精英”也变成“乱民”,也许“精英”乱起来更有效?Penglei所遇见的 情况又是不是“精英”VS“乱民”?

眼界的不一样确实很让人折服,因为按这一路思考下去,再杂糅些个人所知,让我察觉出了两个关键词:屈原、西方民主。不与市侩小人为伍的屈原意识,直 到诸葛的“近贤臣,远小人”,在中国人潜意识中的影响看似已经根深蒂固,无可摆脱,尤其是文人精英之类。下面这个句子让我用下问句,因为我要能解答我就牛 逼完了:西方民主是不是建立在不受屈原意识影响而又“乐于抱团,相信投票”的民众意识之上?在龙应台描述的台湾选举生态中,倒看似是如此,因为政客总是着 眼于眼前利益而倾向于煽动好抱团好投票短时尝到甜头的民众,不过这是否是真正的民主又要另当别论。再深点想,屈原意识,是好是坏?是否成为决定走向的关键 因素?中国走现行道路而不趋同于西方是不是受制于屈原意识而不去和西方抱团?如果民主是好事,屈原意识是否会成为阻力?用户越多则越贴近社会现实的豆瓣, 是否足以成为指导乱民培养的观察样本,虽然仅就年龄层次职业层次讲就远远不够?拒绝黑暗、无知,是否该转变为微笑着看待,然后图谋“培养”?是不是国外议 会上的恶语相向或拳打脚踢,在受某些国人讥讽之外,更多意义上表征他们还没能够真正微笑看待任何言论?真是越往多想越有意思。

单单从两位的争执,从豆瓣,就能牵扯出如此深远的思绪,着实让我受益匪浅。两位朋友也可以互相思考切磋一下,正如我说的,Penglei的选择离 开,也应当是一种可观察样本。如果Penglei能从另外的角度看待豆瓣上的诸多现象和言语,甚至回归,我是不是要代表阿北欢迎一下,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