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List

豆瓣:该不该逃离?

总是不断有小事发生啊,最近两个我很喜欢的blogger之间,起了点争执。一位是Penglei,很会体察感悟生活,非常难能可贵;一位是麦子,眼光独到思想深邃,也是少有的人物。争议和豆瓣有关,本想说他们争论是否要逃离豆瓣,我怕驽钝参透不了他们的本意,有兴趣的可以看这个贴。 在之初,我本想说:Penglei是基于自己个人体验的立场,他没有权力要求所有人都和他一个鼻孔出气,但他有权力选择离开,也有权力去表这个态, 这就是那个贴出现的缘由;麦子是基于将小组视为社会样本的立场,欣喜于言论越丰富,无论其所谓2B与否,都更逼近社会现实,但也无权干涉别人的好恶和选择 离开的权力。不同的立场和角度,奠定了看待事物所呈现的不同的观感。你们两个本就不该也不能就这个问题争执下去,想离开的离开便是,该欣喜的欣喜便是,事 情就此化解。可是麦子的一封Mail,让我的眼界从化解争执上不由得转到了更高远的地方,邮件如下: 想清楚了一个东西:我争执的点在于文章中透露出泡论坛的心态问题,而不在于具体Penglei闪不闪这件事。 说大点就是丫(以及我们自身很多潜意识状态下)有点精英思维,”左”的感觉:总觉得人多就杂,不好驾驭一群乱民,不如几个知识分子凑一块商量的爽快,不相信投票,鄙视抱团。 而我的价值观中几个基本的要素:其一是我相信社会属性本身是复杂混沌混乱的,其二就是相对于精英我更偏信于乱民,其三就是我认为如果不施加外力,那 么存在的本身就是合理的,甚至自然的,在这些行为上犯不上用”傻逼”或者”道德”去漫骂,相反确是要学会接受的。否则人会长期处于一种愤怒不满意的状态, 显然,这样对身体也是不好的:) 所以基本而言,看见有上述思维做后盾的,我都会情不自禁的说几句。属于纯粹的下意识化,以至于有时候无厘头。 ps:在老牌民主英国,默多克收购太阳报后把丫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有巨大发行量的小报,很多知识分子是不齿于这种报纸。而想象着各地都市报的小调调,我估计也不会欣赏这种报纸。 但,正视这种小报纸,或者大论坛,简言之”乱民思维”的存在却是必须的。尤其在我们这个从来不缺精英独独缺乏乱民的国度。适当的状况下,还应该培育他们。否则,谁和那些精英们扯皮去呢? 逃避是权利,但不明智。 先就邮件的文字作个小探讨:说“不相信投票、鄙视抱团”可能有点过,只能说是延展开来而不局限于Penglei。而关于“精英”和“乱民”,同样涉 及到个人对这两个词的定义可能不同的问题。何为“乱民”?何为“精英”?“精英”能不能同时也是“乱民”?这所谓的“乱民”有没有培养价值?也就是说,如 果“乱民”不够格,水平比较低,乱不到你想要的刀刃上怎么办?或者说能不能让“精英”也变成“乱民”,也许“精英”乱起来更有效?Penglei所遇见的 情况又是不是“精英”VS“乱民”? 眼界的不一样确实很让人折服,因为按这一路思考下去,再杂糅些个人所知,让我察觉出了两个关键词:屈原、西方民主。不与市侩小人为伍的屈原意识,直 到诸葛的“近贤臣,远小人”,在中国人潜意识中的影响看似已经根深蒂固,无可摆脱,尤其是文人精英之类。下面这个句子让我用下问句,因为我要能解答我就牛 逼完了:西方民主是不是建立在不受屈原意识影响而又“乐于抱团,相信投票”的民众意识之上?在龙应台描述的台湾选举生态中,倒看似是如此,因为政客总是着 眼于眼前利益而倾向于煽动好抱团好投票短时尝到甜头的民众,不过这是否是真正的民主又要另当别论。再深点想,屈原意识,是好是坏?是否成为决定走向的关键 因素?中国走现行道路而不趋同于西方是不是受制于屈原意识而不去和西方抱团?如果民主是好事,屈原意识是否会成为阻力?用户越多则越贴近社会现实的豆瓣, 是否足以成为指导乱民培养的观察样本,虽然仅就年龄层次职业层次讲就远远不够?拒绝黑暗、无知,是否该转变为微笑着看待,然后图谋“培养”?是不是国外议 会上的恶语相向或拳打脚踢,在受某些国人讥讽之外,更多意义上表征他们还没能够真正微笑看待任何言论?真是越往多想越有意思。 单单从两位的争执,从豆瓣,就能牵扯出如此深远的思绪,着实让我受益匪浅。两位朋友也可以互相思考切磋一下,正如我说的,Penglei的选择离 开,也应当是一种可观察样本。如果Penglei能从另外的角度看待豆瓣上的诸多现象和言语,甚至回归,我是不是要代表阿北欢迎一下,呵呵。

PS了俩豆瓣博客标志

每个收录在豆瓣“我上”里的博客,可以有其自己的logo,配合简介说明,醒目而个性。开动PS画了两个:一是应麦子所托,给他的射手座的箭之所向;一是单纯给自己。 搜到这个图,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麦子、箭、笔,三元素的交融,付之以热血与坚毅的红黄黑。 听取麦子的建议,舍弃对称,再度雕琢至:笔自有其角度与力度,箭自有其昂扬与凌厉。 话说到这份儿上,自不用掩饰我的愉悦:07年开篇即有得意之作,虽然技术上没什么含量,诚然贵在创意。 这个标志更没什么技术含量,玩了一把汉字与字母结合的小把戏,而且结合的生硬了。

再评豆瓣

本来想用“赞”的,考虑到一篇文章,还是用“评”好了。黎旭同学在文章里说不喜欢看别人推荐的东西,因为不喜欢别人主观评判的先入为主。那么,我也用“评”好了,记述我的所感所得,不妄加主观臆断于各位。要是您看的共鸣了,可以嗷一声,“鸣”一下;看的不爽了,也可以嗷一声以示抗议;要是看的共振了,请考虑以下两点:一、您那里地震了;二、本文可以和馒头一样,贴上大杀器的标签。 废话少说,言归正传,追本溯源。 上豆瓣一阵时日了,之前也写过评价豆瓣的文字,此番再来,缘于泡豆瓣泡出了新的体验、新的乐趣。豆瓣有这么一个功能:“这个小组的成员也喜欢去…”,于是乎,提供了追溯的可能,而我,借由此享受到了溯源而上的快感。共同的话题促成了小组的诞生,小组的存在又提供了特有的主题文化圈,每每跳跃于小组之间就像是追随着大众感兴趣的方向路线,而又完全不知道自己会被引领向何方,极具诱惑性。碰见拢聚了众人,但自己完全未知的小组,就像踏入新的领域般,饱尝探索的刺激。 就我一人在此口水横飞不成,举个切实点的例子,以链接的形势。从单身安乐窝开始,到涩情男女→发骚→墙头等红杏→谈性说爱→一夜情→熟女屋→… 呃,这个一不留神走WS路线了,但也证明了豆瓣上话题的宽泛性,为了不影响了各位对豆瓣的胃口,再来个正经点儿的。岩井俊二→陈绮贞→台湾独立音乐→自然卷→苏打绿→…以后貌似循环了…综上,一路按所感兴趣的点击下去,一定会有不同的发现,哪些主题具备大众情缘,哪些又是小众独有,一目了然。 举一返三,在搜寻同类型的东西中,“喜欢××的人也喜欢……”这一功能举荐了相当不错的参考项,一一追寻下去也会有意外的收获。比方,喜欢越狱的也喜欢英雄,喜欢英雄的也喜欢Friends,喜欢Friends的也喜欢欲望都市,等等,一无形的大众喜好链条就此建立,而从中的获知却膨胀到极大。 链条是点的延伸,链条造就的圈状结构,就预示了一个大主题,比方上一段中所围成的“美剧”;返过来,诸多链条共同汇集的地方,就凸显出了一个制高点,这个点被众人所推崇,而这往往就是我们所想获得的,简单来讲就是好口碑的。我借助这一点获知了些个人感兴趣的blog,不妨在这里小推荐下。 疯狂的设计 虽然对百度空间不感冒,但这个确实是不错的站点,放出优秀的设计产品,供人们体味创意生活。缘于自己对设计行业的钟情,所以看到那些汇集奇思妙想的产品,就挺激动的。 天涯海阁 i·blogbeta 同类型的博客,介绍网络上的新鲜站点、新奇动态和业界走向,想品尝新奇网络服务的同志们可以留心下这两个博客。 mindmeters思维的乐趣 这个是文字评述类的,汇集了诸多写手,群体性blog,经济文化IT社会貌似都有涉及,时间充裕的话推荐一看,因为文章实在比较多。 罗唆了些自己的看法(要是共鸣了,就“嗷”一声,哈哈),感谢豆瓣,给出网址:http://www.douban.com/,以示向未知者推广之。

赞豆瓣

一时搜书,翻了豆瓣。。之前久仰其大名,但未曾谋面,最近细细翻过,果真是很合心的站点。 据说是web 2.0的代表网站,但我不是权威,我决不敢下这样的定论,我对web 2.0这个概念都相当的模糊,这里仅从用户的角度谈谈对豆瓣的感受了。 整体而言,豆瓣是书籍、音乐、电影等资源的介绍评论站,但建这个平台的人相当聪明,挖了个坑,众多网民就唰唰的往里跳了。何以如此说?从与用户的交互程度以及用户积极性的调用上就可以看出来。 这里绝大部分的东西都是网民主动提供的,封面图片、作者、简介、评论、推荐程度。比如,我看完了一本书,甚喜欢,那我手上又有书封面的图片、简介、作者之类,我就可以把这些统统发布到豆瓣上去,然后再补上我自己的评论。再比如,我搜一本书,我可以在豆瓣上看到别人发布的关于此书的东东,而且看过的读者的评论往往比较受用;另外,还可以看到各网店的出售价格,以及有多少人想转让此书。注册用户还可以借助豆瓣这个平台,记录自己的阅历,把自己读过、看过、听过、去过的统统记录在豆瓣上,还可以标出自己想看的,正在看的;同时找寻兴趣相同的小组加入进去,探讨爱好的问题,或者找寻有共同爱好的友邻。比较有特色的是,豆瓣提供blog上用的代码,可以在blog上发布自己正在看的听的东西等等。 豆瓣的理念如此特别,每个人都可以在豆瓣找到一片天地,相信她能一直发展下去。也欢迎把我加为豆瓣友邻。 BTW,一个好的网站总有其模仿者,豆瓣也不乏此类。看看这个网站:堕落。 完全模仿,只不过是餐饮类的,还是武汉的站点。 唉,写的真是烂,凑合看吧。